荒岛奇遇

[日期:2017-07-06   作者:冯晓川   科室:小儿外科 ]

  无论多忙,每年都会跟这帮损友出去一趟。今年骂的特凶:“每回跟你出去!都是下大雨!2015年暴雨漂遇龙河,2016年天门沟雨中温泉,17年的这个荒岛!”

  我回骂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关我啥事啊!”

  出发那天,从早上到中午,下了不是一般壮烈的暴雨。后来听说这个城镇的汽车都飘起来了。大伙闷闷不乐吃完午饭。下午一点多,居然停雨了。大家兴致来了,走不走?我看了一下深灰色的天空,既来之则安之!走!来到码头,手忙脚乱搬了一堆物资,合力抬进小舢板。那个小小的舢板居然配了两个发动机。我跟傻大高最后一个上去。我早觉得奇怪,本地海边几个朋友为什么有前排不坐呢?傻大高跟我乐呵呵的坐在那里前排。往后瞄了他们一眼,偷偷乐了,一堆SB,有VIP位置不坐呢。小舢板发动了两个马达,一下子飞出避风港。刚刚停雨,海面清凉爽朗。傻大高就差没唱起歌了。哪知道……一出大海,那海浪不是一般的大,强劲的小舢板在浪口一次又一次的跃起,直到我凌空飞了起来,我妥协了,抓住傻大高大腿向船家央求,兄弟啊,咱们不急,稍微慢点慢点。那个年轻的船家骂了起来:叫你们坐在后面,你俩又要逞强!我连爬带滚的挪到后座,傻大高还在前排坚持。船家不管,继续开船。这下子,舢板前面更轻了,我不止一次看见傻大高整个跃了起来,然后重重摔下来。十分钟后,傻大高终于屈服了,爬到后面座位。我看了一下他,吓了一跳,傻大高面色发白,快要晕倒了。今天浪确实不少,小舢板踉踉跄跄的在浪里快速前进。天没再下雨,但阴暗的厉害。过了不知道多久,终于隐隐约约看见那个小岛了。七八个人紧紧抓住船舷,刚刚看到希望,但却无情的发觉,舢板突然停住了。大家转过头去,年轻的船家焦急的挤压着油管骂道:“什么回事?两个发动机都上不了油啊!”舢板完全没了动力,在浪里无助的漂流。我看见傻大高面色又白又灰,死死抓住船栏杆,就差没跳海了。放眼望去,周围一只渔船也没有。我心想,完了,最坏的打算就是傻大高晕过去后,我们只能绑住他在甲板龙骨了。上天眷顾,船修好了。十分钟后,终于靠了岸,傻大高恍恍惚惚上来岸,一下子摊坐在码头干呕。理解啊,那可是经历过绝望的人。

  靠了岸, 我很快复活了,看着干呕的傻大高,偷偷摸出手机……朋友说,喂喂,川哥,你发出去,以后他娘子不会再让他跟我们出去了。我只好忍住。

  到了那个传说中他们反复念叨的海滩,什么海胆爬的满地吃不完,什么伸手抓到海鱼……我发现,我上当了。荒无人烟的海滩,一堆扎脚的碎石,加上黑压压的乌云,可悲的是,天空居然再次下起雨来。

  我闷闷不乐的躲在雨伞下面。难道我真的是雨神?直到快天黑,雨终于停了!大伙赶紧撑起帐篷,海边出生的伙伴迅速的升起营火,高声骂我雨神的声音有那么一刻停歇了。傻大高恢复了元气,也恢复了两个小时一顿饭的习惯,干掉一个方便面后吃力的拿起烧烤叉,在帐篷外面快速旋转着那块巨大的排骨。

  海边的友人乘机采来很多不知名的鲜贝,摊在烤架上。漆黑的海边顿时弥漫了醉人的香味。七八个伙伴不管烤架上的东西是否已熟了,也不管海边那个可疑隆起的孤坟。饥饿战胜一切!我看见刚刚剩下半条人命的傻大高半个小时干掉了三块硕大的排骨,也不管那肉是否还没有解冻。大伙这时噼噼啪啪的开始打开啤酒。

  我来时就已经得了感冒,峰哥看我不喝酒,拉着我说,走吧,去海边看看。

  其中那个孤高的伙伴顽强的在钓鱼。可是今天运气不好。半个小时后,峰哥耐不住了,叫我回去营地,我却发现,海水好像不一样。有点发光。峰哥说,走吧,那是反光而已。我看了方圆几十里,没有任何渔船,哪里的灯光?我抓起岸边一块石头,用力往海里扔去。

  奇迹出现了!

  整个大海恍惚变了一个有生命的整体!随着那块石头落下,海面突然被惊扰了,突然闪烁起来蓝色的荧光!随着波浪一圈一圈扩散开来。出生在海边的峰哥突然傻眼了。这是啥?我赶紧拿起第二块更大的石头,这下子,蓝色的闪亮更加耀眼了。我说,这是荧光藻!一辈子不容易遇见一次!我们赶紧叫来其他伙伴,于是,荒岛热闹起来,七八个大男人吃力的捡起巨大的石头往海里扔去,整个岸边顿时像燃起烟火,我跟峰哥下到海滩,银色的亮光涌上来,一下子退回大海,但我的脚丫子却迷幻的留下闪烁。

  傻大高忘记了海上的颠簸,举着大石头往下砸,“噢!喔!耶!”

  第二天,雨停了,可是海胆却因为涨潮的缘故采不到了。海边长大的伙伴怕我们失望,一大早去海边,抓了很多小小的沙蟹,那不自量力的小东西张牙舞爪,伙伴一鼓脑倒进煮开的白粥里。意想不到,整个海滩一下子飘开来奇异的香味。傻大高剩了慢慢一碗,我也不管是不是有毒了,也来了一碗。天啊!这个天下居然还有这种我没吃过的美味!一碗小小的白粥,由于那几只牺牲的沙蟹,流淌了整个海洋的鲜美!一口下去,在口颊爆开了所有你未曾遇见味觉的奇遇。我一下子干掉了三碗。

       到快到了要离别荒岛的那刻,那个高冷的钓家终于有了收获。我们乐呵呵依次举起那条两斤重的海䲞拍照,钓家很不满意。他说他以往钓的都是大鱼。我知道他没骗人,我看过他在南海深海油井垂钓的视频,他曾经钓上一顿多的鲸鲨!我看着那深蓝的鲸鲨在他身边顺着鱼线翻腾,就是不敢拉上来,最后割断鱼线放了。他说拉上来就要坐牢了。

  我们坐上归航的舢板,傻大高这次有了教训,坐到最后一排,规规矩矩穿上救生衣,我们顺利回到岸上。回望那个青色的大海,再见了,我一可不管傻大高,我一定会再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