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戴燕尾,必承其重

[日期:2017-07-06   作者:陈丽清   科室:放疗三区 ]

  “欲戴燕尾,必承其重”,以前从来没想过这句话的含义,无知地以为一个帽子还能有多重,但事实是它真的很重。还没接触这一行的时候,跟大多数人一样,我也对纯白的护士服,燕尾帽有着深深的向往,对于“天使”一般存在的群体,深深的膜拜。直到选择了护理这个专业,从学习走向工作,从抗拒变成热爱,我对于我们的燕尾帽护士服有了新的了解。我开始慢慢感觉到燕尾帽以及护士服的重量。

  大学四年,毕业礼成,加冠授帽,即使尚懵懂,稚嫩的双肩便需要撑起这一身制服的责任。2015,初入职场,内心惶恐而又充满好奇与激情,跃跃欲试的心情,还不是很深体会到这一份职业的不容易。也许,在学校的时候,我们把理论学好就很棒了。但是,在临床,想“纸上谈兵”根本不可能。我们必须脑子里装着理论,把理论融合到我们的日常工作,于是乎,刚进入临床的时候,感觉啥都空白,上班在听姐姐们教导,下班必须背理论,那时候,脑子总感觉像一团浆糊,越“搅”越黏糊……以至于有那么些日子,害怕上班,但是要退缩,也是不允许的,穿上这一身制服,在我们病人眼里,就是一个专业人士,我们的言行,都凝聚着他们的信任,就必须扛得起这制服的重量。就这样,懵懵懂懂,磕磕碰碰,总算感觉工作“走上了轨道”,即使内心还是害怕,技尚未到位,无法承受“生命之重”,但已无当初那么惶恐,似乎摸索出了自己上班的“小套路”。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每天重复再重复,就感觉没啥的,简单无压力,直到那个中班……

  清楚记得那是还在胸外科的时候,科里一直都住着个几进几出、心力衰竭还伴有胆瘘的老年男性病人,跟姐姐来接中班的时候,这个阿公状态已经非常差,反应超级迟钝,但是眼睛挣得特别大,一眨不眨,据说这个状态持续大半天了,且无论家属跟我们怎么劝他,他都不闭上眼睛休息一会。接班后差不多一小时,他的生命体征开始快速往下掉,应家属要求予放弃CPR,医生便开了强心药。在我给他推注的时候,他用最后一点力气紧紧抓住我的手,眼睛还在使尽全力在看着,那一瞬间,我竟然看到了他眼里的渴望和挣扎,看到了他对活着的执着,看到了他对这个世界的留恋。突感内心悲恸,甚至感觉呼吸都似乎费力了。但是,当时的我,能做的就只是回握住他的手,给他一点点力量。执着的阿公总算等来了他最想看的人,安心地闭上了双眼,再也没睁开过……

  其实,细细回想起来,谁能说,这个阿公没有努力地跟病魔跟死神抗争?谁又能说,我们没有在和死神抢时间?不能,自病程迁延,一次次地跟死神擦肩而过,不是侥幸,而是他的意志力,我们的努力,即使最后终究抵不过这结局,那也是尽力了。生命不管有多顽强,在死亡面前就有多脆弱。这一次,我是真实地感觉到了“生命之重“,感受到了这一身制服重如磐石,我的脑海里再也忘不了那一满怀期待的目光,再也忘不了那弥留之际手掌的余温,这总是一次次地提醒着我不能不思进取,得过且过,跟病魔搏斗,跟死神赛跑,需要的技能跟专业知识还远远不够,只有努力在努力。

  成为了一名护士,我们会感觉压力很大,但更多时候,也很有趣。每天上班都是一曲曲跌宕起伏的乐章,有时候又像诗,更多的时候像在读每一本人物传记。在这里,包容着所有人的喜怒哀乐。我们可能会悲伤,会气愤,但也会有感动,有开心,在这里,我们能看到人最善良的存在。即使,我们仍然在用我们的青春,用我们的生命在奉献,多少个本该陪伴家人的时刻,我们在加班;多少个约好的相聚,最后是以“不好意思,我临时科室有事”结局;多少如花似玉的少女,逐渐熬成“婆”……但所有的所有,我们都没有,也不能有怨言,因为我们选择了这一行,既是“天使”,本该奉献,我们就必须承受得住这一身制服的重量。

  每当有困难的时候,每次想退缩的时候,我都始终坚信,只要坚持便不枉初衷;始终记住“欲戴燕尾,必承其重;若披战袍,必胜战场”;始终记住身兼重任,只能负重前行;始终记得,唯努力,唯心,不可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