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温柔

——读《陆犯焉识》后感
[日期:2017-09-04   科室:呼吸内科 ]

  对于像陆焉识这样一个学富五车、风流倜傥、才华横溢、谦和有礼的人来说

  他的一生应该是非常完美的,包括他的爱情。但只是“应该”。

一个男人最怕被剥夺的就是他的自由,尤其是婚姻自由。陆焉识就是被恩娘包办了婚姻,使他娶了冯婉喻。以至于在他生命的前半部分时间里,冯婉喻对他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人,她只是恩娘为巩固其在陆家的地位从娘家给他找来的枷锁。于是,陆焉识才选择了出国,去大洋彼岸寻找他丧失的自由。所以才有了后来那个会四国语言、思想自由、不受约束的语言学博士。恰恰也正是由于他的性格,在他那个政治敏感的时代里,才会给他带来在西北大草原上劳改20年的生活。

  在他那20年的犯人时光里,陆焉识意识到他是爱冯婉喻的。饥荒、严酷的自然环境、刑罚都没能轻易夺走他的性命。在他狱友一个个相继死去的日子里,冯婉喻成了他苟延残喘活下去的唯一理由。他伺机越狱逃跑,回到上海只为在暗中看冯婉喻一眼。对他来说,能够看上他心爱的人一眼死了也划算。在他意识到他作为逃犯对冯婉喻一家带来的灾难后,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自首,重新回到了折磨人的牢狱生活。

  网上看到了这句话:有人为你照亮了时光,温柔了岁月。冯婉喻必定是这样一位伟大的女性。她用上大半个月的工资为已经是死刑犯的陆焉识买螃蟹,为他拨蟹黄指甲都磨平了。给陆焉识腌制的咸蛋盆不小心生蛆了,她也舍不得把咸蛋给自己的儿女吃。她为了陆焉识不惜与自己的儿女为敌。她一个人上演了空手劫法场,不惜以出卖自己的身体为代价,也要帮陆焉识从死刑犯的罪行减到无期。在焉识换监的时候,她追着满载犯人的火车为的只是再好好看上陆焉识最后一眼。在陆焉识逃到上海暗中看她的时候,她没有一刻不感受到他陆焉识的存在。她能嗅到陆焉识的气味,当一个人到了连另一个人的体嗅都能分辨出来的程度,那就是爱的无以复加了。

  旷世的恋情中,必上不了旷世的等待。当陆焉识从西北草原释放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为了再次与他心爱的人相见,他已经付出了太多的代价。然后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已经失忆,不再认识释放回来的陆焉识这个人。但失忆的冯婉喻依然在守护着属于她的东西。在现在的陆焉识拿着装有她与他几十年来往的信件的箱子时,她毫不犹豫的给了陆一巴掌,因为对她来说,自己生命中最隐秘的部分被一个“外人”所侵犯了。

  在冯婉喻临死前,她与陆焉识进行了这样一段对话:

  妻子悄悄问:“他回来了吗?”

  “回来了”,丈夫悄悄回答她。

  “还来得及吗?”妻子又问。

  “来得及,他已经在路上了。”

  “哦。路很远的。”

  “是的,路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