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对 Hp幽门螺旋杆菌 的一些想法和观点

[日期:2017-09-07 ]

  最近有不少朋友在微信里留言并咨询笔者,关于幽门螺旋杆菌(Hp)的治疗问题,有些是体检发现了Hp阳性,心中充满了疑惑和恐惧,尤其是自行百度了相关信息后,甚至有个别朋友已经在某某大药房买好了自己心目中觉得最好的药物开始治疗了……在这里,我们不再炫耀那两个著名的外国教授是如何一步一步地发现Hp,甚至自己口服了Hp,然后再使用抗生素治愈了自己的溃疡,最终获得了某年的诺贝尔医学奖,那段听起来有点传奇的真实故事,相信大家都已经在各大媒体和公众号的合力宣传下,略有所闻了。

  有研究表明,这个细菌至少已经在人类的胃里生活了58000多年,而人类到了1982年才第一次发现了它能在如此强酸的环境下生存,从前我们认为“无酸无溃疡”,后面人们的观念转变为“无Hp无溃疡”……(当然还有服用各种NSAIDs类药物引起的溃疡),最近30年,医学界掀起了一股Hp的研究热潮,随着研究的深入,人类发现Hp还与其他多种疾病有关,如MALT淋巴瘤……那么,如果您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请继续往下看。

  首先,我们一起来做几条判断题吧(摩拳擦掌)

  1、Hp阳性=胃癌

  2、Hp感染,不属于传染病,不需要积极治疗

  3、所有“胃病”都是幽门螺旋杆菌Hp惹出来的

  由于时间关系,小编回答一下上面的问题,上述的说法都是错误的!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相关数据显示,中国人超过50%为幽门螺旋杆菌阳性,而胃癌所有恶性肿瘤的发病率排名中虽然已经跻身前五名,但仍存在较大的地区差异,提示基因、饮食、环境因素依然左右着胃癌的发生。当然,彻底根除Hp,是我们人为可控的危险因素(90%的非贲门部胃癌与幽门螺杆菌有关),就像及早戒烟肯定对预防肺癌有帮助。(因此,如果一级亲属有胃癌病史的,建议定期做胃镜精查,如果发现Hp阳性,建议服药根除Hp)

  第二点,生长在胃窦部黏膜内的Hp是一种致病菌,可以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口口传播或粪口传播),符合鉴定传染病病原体的Koch法则,也就是说目前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最新的主流的医学专家共识都认为,Hp相关性胃炎是一种传染病,对高危人群、有症状人群进行检测,对其中的阳性者进行根除治疗,能从中获益。

  第三点,并非所有的“胃病”或消化系统疾病都能让Hp背黑锅。一些队列研究显示,在胃食管反流病的人群中,根除HP也许会加重反流的症状,当然这也可能只是一种现象,不代表因果关系。也有一些文献报道,幽门螺旋杆菌或许对某些肠道疾病(例如:炎症性肠病)有一定的保护作用。但总体来说,目前的观点不认为Hp是潜在的 益生菌。

  那么,说了半天,问题还是来了,是不是所有人都要去常规体检时候检测Hp?一旦发现Hp阳性,都跑去吃药治疗?为啥西方国家Hp感染率在下降,而发展中国家则相反?带着这些疑问,我们继续往下看吧。

  目前检测Hp的方法有很多,最常用也最靠谱的有两个(当然也有假阳性和假阴性的可能,所以才需要医生来决策是否需要检测啊),其中一个是非侵入性的,也就是说不用做胃镜进去看的,就是著名的C13或C14呼吸试验。(粪便抗原检测可以备选,咱们医院也即将开展这项检测了,稍微广告一下)那么技术层面的东西,咱们不聊,也不谈多少钱做这些检测的问题。那么假如没有任何症状,检测到Hp阳性,也需要根除吗?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并不容易,容我喝一口水。首先根除Hp需要服用14天的药物,联用四种药物,价格不菲,而且其中含有两种抗生素、一种铋剂,目前由于耐药的问题,根除成功率能达到90%就已经非常不错了(广州某些大医院可以做这种细菌的体外培养+药敏试验),也就是说花了钱花了时间,如果没有药物过敏等情况,仍有一定的根除失败可能。而根除成功后,再次感染的机会也很高,为啥?这是与国人的饮食习惯有关,中国的饮食文化是围餐文化,很少家庭内部或好友聚餐会使用公筷,而咱们去老麦或者某某基吃洋快餐的时候都是一人端一个盘子,吃完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连碗筷都不用收拾了。所以这不仅仅是一个医学的问题,还是经济学、社会学,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哲学的问题了。总之,本人是不太愿意为14周岁以下的儿童开药根除Hp的,除非有确切的依据证实有消化性溃疡等疾病,确实需要根除的。

  到底哪些情况下需要检测,哪些情况下需要积极用药处理,到底选择胃镜好呢还是吹气试验好呢? 笔者建议,关键时刻,还是咨询一下专科医生比较好,不要自己去药房买消炎药吃,抛开药物不良反应不说,滥用抗生素其实就等于在培养耐药菌呢。

  最后不得不说,口臭可能还是先注意一下饮食习惯和口腔卫生,有空洗洗牙比较好,别把所有问题都赖在Hp的头上了。

 

参考资料: 《2014年幽门螺旋菌胃炎京都全球共识》

      2017年5月在南昌正式发布的《第五次全国幽门螺杆菌感染处理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