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不散,游泳常乐

[日期:2018-09-26   作者:余桂龙   科室:放疗一二区 ]
 

  已经是立秋后的第二个星期六了,白日里太阳烘着,尚不觉得什么,早晚天黑时,暮色四合,微风里总是透着一种秋日的凉,吹得人颇冷飕飕的,“有秋天的感觉了”,早起或晚上散步的人碰到了总喜欢说上一句。

  又到一年一度的医院职工游泳比赛,算上今年这次,芳姐刚好参加了15次。

  跟着一群彼此脸熟的女人,说说笑笑,闹闹哄哄的换上泳衣,存放好包包衣物,就在更衣室里先热水再冷水的湿了身。然后赤着脚,滴滴答答地走到室外泳池边。

  一阵风咋起,让人冷不丁打了个寒颤,芳姐下意识地惊呼了一句“好冷呀”,同时立马感受到从头到脚的汗毛孔都在收缩,汗毛也跟着一根根竖了起来,交握着两只手臂,鸡皮疙瘩一粒粒的。

  环顾下四周,一股熟悉的味道,还是原来的配方。这些年一起比赛一起由小姑娘到老阿姨的老伙伴几乎都来了。芳姐一边抡甩着两胳膊,交替拉伸着左右腿,做着下水前的准备。一边不时地向走过身边的伙伴们点着头,愉快地打着招呼。

  她最后扭了几下腰,不自觉地捏了捏肚子上那层浅浅的“游泳圈”,感叹着:“时不我待呀”。便敏捷地纵身一跃,就像鱼儿入水一样撒欢开了。时间尚早,她可以先自由活动,蛙泳、蝶泳、自由泳、仰泳,她随意的变换着,很快就适应了水里的凉,彻底享受着。

  游泳馆是露天的,毗邻着紫马岭公园南门,周围树木高矮错落,绿色葱油。今天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立秋后的阳光就像拔掉了虎牙的老虎,虽有余威,对人却也客客气气,温温柔柔的,微风吹过,仰躺在水面上,晒着刚刚好。天蓝蓝,云悠悠,很是惬意。

  “也是差不多的天气”,她记起了第一年参加游泳比赛的场景,那个傻傻的丫头,因为拖了团队的后退,那种“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的罪孽感让她忍不住的乐眯缝了眼睛。

  打小以来,她就梦想能像今天这样,能在水里自由自在地徜徉。想想,梦想还是要有,这不就成真了吗?!

  十五岁之前,每到暑假,她都央求弟弟们带上她一起下河游泳,可是差点被淹死的经历,让弟弟们再也不敢违抗大人命令,拒绝的义正言辞。之后就一直没有机会,到工作前,偶尔一两次的下水,也完全是泡水而已。且她比较笨,朋友教她换气,她怎么都领会不了。

  工作后,财务自由,下水的机会自己创造就多起来了。既然别人教不会,那就自己给自己下点套。每次去练习游泳,她就憋着劲将自己往水里送,一口两口,一米两米,狗刨式、自由式。

  慢慢的,点点滴滴成长,皇天不负有心人,忽然某一天,她竟然在够不着地的泳池也可以不惊不慌了。又忽然一天,耳朵一进水就慌乱,总是浮不起来的尴尬也没有了,心心念念的仰泳也无师自通了。她终于可以说,“我会游泳了”。那年她一点不含糊,看到院内公告里的游泳比赛,初生牛犊不怕虎,她怂恿着同样刚学会游泳的朋友一起报名去参赛。

  只是,两个没见过阵状,没上过战场的小妞,都只是敢报一个“25米自由泳”,而不像其他人,所有的项目连着上,她两心虚的慌。想着那时自己的幼稚,芳姐笑了笑,也抬头看了看岸上的人群,留意着比赛什么时候开始。

  泳池边上或几个人披着大浴巾站着聊天,或工作人员进行着最后的准备工作,年轻人的面孔很少,“现在的小孩,都不爱运动”。芳姐躺回水中,继续回忆着往事。

  那天,不知道她报了比赛的护长,安排她上中班,四点要交接班,而她的比赛又刚好是安排在下午三点。想着就先去看看吧,如果比赛延后来不及,就不下水了,直接打车去上班。

  上午没啥事,她就开始收拾杂乱的房间,正用肥皂水拖了第一遍客厅的地板,手机铃声就响了。本连队后勤负责人阿紫,打来电话说,50米*4的接力赛还差一名女队员,让赶紧去救场。

  比赛忽然提前,她弱弱的地、很怂地说了句“我游很慢的”,就被电话里“能游就行,不然我们就弃权了”给壮胆了。她还是想去试试水的。

  那是她第一次踏进这个游泳馆,更是第一次参加比赛,来不及熟悉环境,也几乎不认识谁,就那样天真懵懂的以为“只要游过去就可以了”。游50米,她是不怕的。

  换好衣服没多久,就运动员入检了。萧主任第一棒,她第二棒,季主任第三棒,全运会选手方医生最后冲刺。无知者无畏,她竟然没有很紧张,她是抱着来玩的,还没有适应比赛的节奏,也没有进入比赛的情境。

  果不其然,她成功拖大家后腿了。等她小胳膊小腿在水里杂乱的拍打着终于靠岸,用力为她打气,拼命喊着“加油,加油”的季主任终于下水的时候,其他队的人几乎已完成比赛了,独剩在岸上的方医生最后更是孤独一掷,下水的很悲壮。

  这一小队优秀健将,一身本领发挥不出,直接给拖倒数去了,除了有支弃权的。还没被拉上水,她的罪恶感就开始蔓延,她心里对着三个组员连连说了好多句“对不住,对不住”,坑自己可以,坑别人可不行。好玩的外科连队林哥还跑来打趣问“刚刚是谁帮我们了?”,她笑着打马哈,心理却羞愧至极。

  也是在那一次,她看到了早就听说为了治疗旧疾坚持每天游泳的陈主任的仰泳,见到了经常破纪录的大肚子宽哥,见识了经常游1000米的季主任的风采,认识了自己组队参加全运会的全能王方医生。

  也正是这群人,在医院的其他运动上同样大放异彩。无论是十公里徒步,还是一年一度的运动会。优秀,是一种习惯,会传染。优秀的人,对自己的要求往往更高。

  这样一群平时严肃认真,救死扶伤的人,在泳池里鲜活的一面也让作为菜鸟的她,大开眼界,也坚定了学习并坚持游泳的决心。就这样,一坚持就十多年了,如今她也成为了当年给她触动的那些人了。坚持,看起来很普通,好像不起眼,时间久了,慢慢就成了最强大的力量。

  高音喇叭里,在召唤着300米自由泳选手到指定地点入检。她又像第一天来到这个游泳场一样,一样义不容辞,同样无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