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悦人物访谈 | 叶云医生:认真做事,踏实做人!

[日期:2018-11-22 ]

叶云医生一天的时间表:

  6点半起床;

  7点出门;

  8点准时打卡上班。

  上午医院门诊开诊,接待30到60位病人不等;下午参与IVF(试管婴儿)中心的筹建;晚上回家辅导孩子功课;孩子睡后才是自己钻研专业、学习英语等专业相关知识的时间……

  作为生殖医学的主任医师,看过太多家庭的悲喜欢愁,总觉人生无常。“平平安安上班、认认真真做事、高高兴兴回家、踏踏实实做人。”这是叶云医生的生活横纵轴,横轴是几经变化的时代,纵轴是奔波不止的医者生涯。

易悦采访嘉宾:我院生殖医学主任医师——叶云。

来自山区贫困县的女孩

  叶云,1973年出生在广东省清远市连县。连县是广东、湖南、广西三省交界处,也是广东省当时的四大贫困山区县之一。父母是辛勤劳动的老实人,生活在贫困山区小城,节衣缩食来供子女读书。1991年,叶云迎来人生重点转折点——高考。那个年代的连县没有互联网、道路也不畅通、家里连个电话都没有。教师、警察、医生这几个为数不多的职业认知里,叶云听从父母的建议,填志愿时选择了医学院。在父母看来,医生是永远被人需要的职业,将来工作相对稳定,特别适合女孩子。

  1996年叶云顺利从中山医科大学毕业,并通过坚持不懈的学习,师从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生殖医学专家欧建平教授,获中山大学妇产科生殖医学专业硕士学位。

  学医的苦是自始至终的,无论学习还是工作阶段:挑灯夜战、24小时待命等都是常事,而叶云医生在这行一干就是22年。

医院IVF中心的筹建

  2016年之前,叶云医生原单位是中山市博爱医院(原妇幼保健院)工作,专业主攻方向是生殖内分泌(生殖内分泌是妇科内分泌向生殖医学发展的一个分支,所以生殖内分泌的医生对妇科内分泌会非常熟悉)。2016年调到我院,负责IVF(试管婴儿)中心的全面筹建工作,得益于建筑工程师父亲的自幼熏陶,叶云医生对新的工作游刃有余。

  众所周知,医生不能脱离临床,除了每天的接诊、专业的科研论文之外,叶云医生还需要负责IVF科室的筹建。由于IVF实验室要适宜培养人类胚胎,专业性很强,环境要求高,所用的材料特殊,室内的设计结构讲究。叶云医生作为我院IVF中心筹建的总负责人,在医院领导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下,从科室装修工程的平面设计、施工和所用建材,到人员招聘、设备耗材试剂购买、临床规章制度和疾病诊治流程等等大小事情,叶云医生都亲力亲为地参与其中。

  叶云:“在建设过程中,我们通过不断的外出学习和请生殖医学资深专家来指导,希望IVF中心能顺利建成,逐步开展业务,不断扩大影响力,以帮助更多的患者和家庭。”

  生殖关乎一个家庭的幸福指数,可现在很多人崇尚晚婚晚育,把生育年龄无限推后,加上当今社会诱惑多、环境污染等原因,不孕不育的病发率在逐年升高。

  2003年,叶云医生开始接触不孕不育专业,当时国内的生殖医学处于起步阶段,医院需要懂妇科内分泌的人去拓展这个领域,所以把原本负责妇科内分泌疾病的叶云医生调了过去。总是面对一些因为怀不上孩子,承受各方压力而唉声叹气、愁眉苦脸的人群,叶云医生刚开始不适应这样的工作。但经年累月的积累,她慢慢地发现,生殖医学能实实在在地帮助很多家庭获得幸福,也就越来越热爱自己的专业。在见证很多家庭百态后,感觉人生太无常,一个孩子对一个家庭、夫妻之间的情感是患难与共的考验。

  叶云:“我记得有个病人32岁那年被诊断出卵巢早衰(意味着她在32岁就失去了生育的能力),这对还没有孩子的她是沉重的打击,但她很幸运,她丈夫和公婆都接受她,说只要她好好的就行,这样温暧的家庭,真犹如沧海一粟。还有一个病人,夫妻俩感情很好,妻子很容易怀孕了但却很快流产,经过检查发现是丈夫的染色体有异常所导致,我们按照遗传学的风险评估,给他们夫妻算出概率:十八分之一的机会不流产。现在,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有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可以对胚胎在种植入子宫前进行遗传学的检查,没有异常的胚胎,才会移植到子宫内让女方受孕。在十多年前没有这样的条件,这对夫妇要么选择不再妊娠,要么就只能不断的尝试。这位妻子在知道自己要面对如此艰难的前景后,还是选择坚持不放弃,一次次的怀孕,一次次的流产……一直到第七次妊娠,终于保住了。我到现在还记得她当时来医院的那种象生怕踩到蚂蚁,小心翼翼地走路的样子。很心疼她,同时更感觉到她对丈夫和家庭深情的爱与付出,真是特别的伟大。”

  生殖医学是一个年轻的但有着广泛发展前景的专业,目前这个专业我国在不少领域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已有试管婴儿的第一代、第二代和第三代,给不同疾病的患者做针对性的治疗。工作了22年,现如今的叶云医生有个执着的追求——为患者制定个体化的精准治疗,让患者梦寐以求的小天使早日降临。

医改在路上

  医疗改革在我国有三十多年的历程了,在国内医改的洪流中,医院公私并举的方向让一些体制内的医生担心,甚至彷徨,但也有医生会觉得是机遇。国内的大部分医生习惯了在体制内工作,而且在大家看病也习惯了选择去公立医院,去私立医院就诊容易产生上当受骗的感觉,这种观念也许在短时间内不会很快的改变。身处医疗行业,叶云医生觉得,中国的医疗改革虽然学习和借鉴了很多国家,但改革不能生搬硬套,我们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摸索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道路,让群众、医生、政府三方面都满意。

  2018年,叶云医生被医院选派去澳洲三个月深造IVF中心的运营,亲眼见到国外医生在执业上与国内医生的区别:在国内医生是单位人,而国外医生是自由人。所谓的自由人,就是他们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工作的时间和地点。这种较为人性化的体制是值得借鉴的,因为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身份:例如刚毕业时,可以去公立医院上班,因为公立医院病人很多,医生工作很忙,可以学到很多技能。如果结婚了,有家庭和孩子,那么,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就显得尤为重要,可以选择工作量没那么大的医院或诊所。当医生在专业方面已经有所成就,可以开个人的医院或诊所,带领自己的团队,用自己的专长造福一方百姓,为自己所热爱的事业奋斗并推动其发展。无论彷惶或是乐于接受,自由执业,是有利于医生有益于行业的。

  叶云:“病人很多时候需要的是医生精湛的技术,同时给予更多的人文关怀。能否在医疗行业有一席之地,看的是一个人的能力:技术精湛服务好、深得病人信任,那无论医院是公立还是私立,都会得到认可。这是优胜劣汰的社会,医改是大浪淘沙的过程。”

  叶云医生把自己至今为止的职业生涯都献给了她所忠爱的生殖医学事业,而且她将一如既往地砥砺前行。她说接下来的日子,依然是“撸起袖子加油干”,把医院的IVF中心高要求、高标准地建立起来。在个人生活中,很多的愿望只能寄望在退休之后实现:比如读读散文、写写诗歌、跳跳舞……。跟许许多多辛勤奉献的医者一样,她也有一个当前的小小心愿,就是有时间能饱饱地睡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