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偏心,都是“劫富济贫”

[日期:2018-12-06   作者:余桂龙   科室:放疗一二区 ]
 

01

 不偏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87版电视剧《红楼梦》中,有这样一段:

  中秋夜赏月,史太君跟大伙唠家常:“打紧说我偏心,我反这样,大家还记得大老爷说的故事吗?”湘云、探春等丫头赶紧央求老太太给讲讲。

  老太太笑着说“一家子,一个儿子最孝顺,偏生母亲病了,各处求医不得,便请了一个针灸的婆子来。婆子原不知道脉理,只说是心火,如今用针灸之法,针灸针灸就好了。”

  “这儿子慌了,便问:‘心见铁即死,如何针得?’”

  “婆子道:‘不用针心,只针肋条就是了。’”

  “儿子道:‘肋条离心甚远,怎么就好?’”

  “婆子道:‘不妨事,你不知,天下父母心偏的,多呢。’”

  众人听完,都笑起来,贾母也笑着说:“我也得这个婆子针一针就好了。”

  一碗水要端平,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只要不是独生子女,多多少少都感受过父母的偏心吧。

  有时候是小时候两人的打架吵嘴,不公平的裁断,有时候是重男轻女,不一样的对待与抚养。

  有时候是父母对大小不一样的叮嘱,疼爱与牵挂。有时候是学习的好坏,带来的恩宠与冷落。

  有时候是长大工作了,父母对你的希冀,总希望你帮衬着还没独立的弟妹,可以为能力较弱的他/她,担起一份你本可以不必增加的重担。

  有时候是父母病了,你的任劳任怨、事必躬亲,还比不上,远方的一个电话或偶尔的一个回家探望。

 

02

做的多的,不一定是最好的

  舅公生了两儿两女,这次大出血,入院做手术,一直是嫁在身边的大女儿和在家的三儿子轮流照看。

  老大一直在家带小孩,时间比较充裕,送完小孩上学,就来医院伺候着舅公的吃喝拉撒。

  老三白天上班,晚上就来接替姐姐,在医院守夜,也是尽心尽力。

  二女儿和小儿子,一个嫁在外省,另一个在临近市里的银行上班,几乎没在医院露过面。

  就手术后第二天,提着一堆营养品,赶回来看了下老爷子。

  麻药刚过的舅公一看到喊着“爸,爸,你怎么样啦?”的两人,就很欣慰的说:“我没事,你们跑回来干嘛,有你们的哥哥姐姐呢,他们又没啥事”。

  “你们上班要紧,别耽误你们工作了。”就把两人很快打发回去了。

  出院之后,舅公逢人就说那两个小的孝顺,专门请假跑回来看他,还买了好多营养品啥的。

  对另两个全程在身边尽心尽力伺候的,到没什么好话讲,让大姨和三叔,有苦也说不出,有点不是滋味。

  之前就听科室里老姐姐们说过,可是老不相信,现在深以为然。

  “在医院工作这么多年,什么人都看过,老人生病,不辞辛苦悉心照料的孩子,通常在家里不是最受宠的人,而最受宠的那个,很久来一次,老人家就开心的不得了。”

  除去偏心外,时间成本和价值成本,也是很多人计算考量情感的指标。父母对子女的考量,也不例外。

 

03

儿女真的有别吗?

  我的朋友小田,比她弟弟的老婆早四个月怀孕生小孩。

  婆婆这边没有老人家能帮忙,双职工的小夫妻,眼巴巴地指望着小田的爸妈能照应。

  可是让她伤心难过又着急上火的是,父母过来帮了三个多月,等弟弟的媳妇一生,二话不说,扔下了不到四个月的外孙,照顾自己孙子去了。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女儿总是比不上儿子”,她愤懑地向我诉说着委屈。

  那一段难熬的日子里,对父母的偏心,有多少怨恨,可想而知。

  不过最近有一件小事,却让她原谅了父母,也理解了天下父母心。

  中秋节假,她带着小孩去弟弟家一起过节,出嫁的女儿总要为父母送点节礼,可是要给的钱,她爸妈怎么都不肯收。

  一家人出去吃饭,看老妈豪气的点菜,也刷新了她之前的认知。

  以前帮她带小孩的时候,出去吃饭点菜,老妈总是说“够吃就行了,别点那么多,吃不了多少的,菜点少点。”

  这次是弟弟买单,老妈却说“多叫几个,人多,多吃点,叫点好的给你姐吃。”

  等她回来到家后,老妈又打来电话说“你红色外套的袋子,里面有2000块钱,别洗掉了。”

  你说,父母的心,她到底偏哪一边呢?

  之前她结婚买了房生小孩,弟弟一无所有,父母觉得应该要照顾小的,现在弟弟生意有了不错的起色,日子越来越好,而她请人照顾小孩,生活里忙乱起来,老爸老妈觉得女儿是更需要照顾的人。

  其实父母的偏心,更多的时候,偏的是“弱者”。

  她们在儿女之间摇摆,更多时候做的是调度人角色,希望通过自己调停,能帮到他们心目中相对较差的那一个,给那个“弱势者”拉帮一把。

  她们就像路见不平一声吼的侠义,总希望用自己的一腔热血,“劫富济贫”。

 

04

平平淡淡才是真

  前几年大火的《我的前半生》里的薛甄珠女士,就是“劫富济贫”的典型代表。

  刚出场时,她就是一个典型的上海市侩小老太。买菜自带小刀割掉西蓝花的根茎,上厕所顺手卷走办公大楼的厕纸,看到名车豪宅,就仿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连女儿都想堵住老妈的嘴。

  当她看到大女儿的名牌包包和围巾时,二话不说就自动往自己身上搭,顺手就牵走了。本以为是自己爱美才顺走的,结果却是为了回去送给苦兮兮的二女儿子群。并谎称是姐姐要送给她的。

  对只知道吃软饭的二女婿,恨铁不成钢,但又在他酒精中毒后还是偷偷给子君卡,让她转交给子群。

  在知道大女儿也要走上她的老路离婚时,她既去公司大闹,又做好饭菜好话劝解女婿,希望他回心转意。

  就连最后看哭亿万观众的离去,也将自己抠索索积攒下来的钱财悉数留给女儿,为她们的美好生活尽自己最后的绵力。

  其实,我们的父母也一样。

  只是她们没有戏剧性的人生,只是普普通通的平凡人。

  她们的爱有时候很狭隘,很多时候也有,很多没有见识的让人哭笑不得又恼怒的偏心。

  但只是,她们在用自己的努力,去维持这个家,去努力经营她们的“偏心爱”。

  可怜天下父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