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复科就诊记】王婆卖瓜,自己的医院自己夸

虽已没有翅膀,但我仍想飞翔——写给那些可爱的康复天使
[日期:2019-04-25   作者:何奋军   科室:口腔分院 ]
 

  先简单介绍一下我的经历:在高考以前,我是一名篮球特长生,2001年获山西省中学生篮球赛冠军,同年被评为国家二级篮球运动员,还曾代表山西省友好访问澳大利亚并进行篮球交流,可以说,篮球带给了我很多的荣誉,也成为我成长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长年累月的训练也带给了我大大小小不同的伤病。但那会儿年轻,没把那么多东西放在心上:受伤了,很正常,休息几天,不痛了继续干。高考的时候,也正是篮球特招让我进入了山西医科大学口腔系,研究生又考到中山大学,可以说我是一路学习,一路打球,一路伤病陪伴。研究生毕业前几个月篮球赛中左膝的又一次重伤,让我在床上躺了三个月,三个月后,我毕业来到中山工作。闲暇之余还是会打球,但左膝的伤痛一直反反复复。

  前几天的一场篮球友谊赛,我周围没有任何对手、队友,在跑步急停弯下腰捡球的时候,一阵剧痛从左小腿传来,然后是“卡卡”两声清脆的响声,我知道:麻烦来了。随后立即换人下场。第二天起床,我发现连走路都成了问题,护膝裹着膝盖勉强查完房,立即求助康复科的游医生。

  来到康复科,简单讲述完受伤经过以后,就开始了检查。

  “痛吗?这里呢?这样呢?”一位年轻的女医生耐心的摆着左腿的体位,询问着我,我配合着回答问题。

  “你这个锐痛是肌肉拉伤,弯腿的胀痛应该是半月板损伤和关节腔的积液。我的推断而已,为了治疗更有把握,我建议你做MR检查”。

  听到这里,半月板损伤和关节腔的积液和我的推断完全吻合,我才重新仔细的打量着这位年轻的女医生。

  游医生给我介绍:这是我们科新来的罗医生,最擅长运动康复方面的治疗。你大大小小的伤很多次了,这次让罗医生好好帮你治疗一下。

  我笑了笑,说:有没有肌肉拉伤我不是清楚,但半月板损伤和关节腔积液是肯定的,这两种病理状态我有过很多次,这次的感觉和前几次完全一样,诊断没问题。

  肌肉拉伤的治疗有一部分是手法推拿(和按摩有几分类似)——不仅要把损伤部位的肌肉松弛,还要把整个小腿、大腿的肌链松弛,这样才能有效而快速的康复——这是罗医生告诉我的。说实话,第一次的时候我心里并不满意游医生介绍罗医生帮我做这项治疗——我两百多斤的体重,罗医生一个弱小女子,光抬起我的腿估计都费劲,哪里还有力气做手法治疗?但游医生坚持说罗医生在这方面是专家,我也不便反驳。

  第一次的手法治疗轻重结合的很好,尤其是拉住整个腿松弛关节的时候,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量,我既没有特别的疼痛,治疗完也感到了很大程度的缓解。随后,游医生安排我做了其他的物理治疗来促进积液的吸收和半月板的恢复。

  经过两天的治疗之后,我神奇的可以在平地上自由的走路了。而以前肌肉拉伤的经验是:一周左右的时间自己慢慢恢复。今天第三次治疗,感觉在做手法治疗的时候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罗医生告诉我:肌肉拉伤基本可以了,走平路不成问题了,下一步重点治疗半月板和积液的问题,争取早日完成曲腿动作。

  我问:“罗医生,这条腿反反复复受伤这么多次,这次伤得又这么重,以后还能不能打球了吧。”

  罗医生笑着回答:“也不一定,首先是康复,在你康复治疗的时候,我们会帮你安排全身肌肉特别是受伤部位的训练,保持肌肉的状态,彻底康复以后也会指导你进行长期的有针对性的训练,以加强你受伤部位的力量,防止再次受伤。当然了,你自己也必须注意,要等完全康复了才能进行更高强度的对抗。”

  我耐心的听完了罗医生的意见,开心的笑了起来,幻想着重新在篮球场奔跑的那一天。我很惊讶现在的康复手段和康复科同事在运动损伤方面的治疗心得,对于游医生和罗医生的方案已经深信不疑——虽然,她们看起来就像两个小姑娘。忽然想到了一首小诗,写给受伤的自己,更想写给帮助我快速恢复的康复科的兄弟姐妹:

  我知道,我已不再是十八岁的模样

  我知道,我已没有了年轻的翅膀

  但我渴望

  渴望踏上球场

  渴望继续飞翔

  一次次的受伤

  一次次的绝望

  是你们的双手让我更有力量

  是你们的汗水让我充满希望

  是你们 让我知道

  虽然已经没有了年轻的翅膀

  但我——仍然可以飞翔!      

         祝自己早日康复,也祝更多的运动损伤患者在我院康复科同事共同的努力下早日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