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荟萃名城中山,共克孕产感染难题

广东省健康管理学会母胎医学专业委员会
[日期:2019-05-29 ]
  

  5月25日,广东省健康管理学会母胎医学专业委员会“2019学术直通车”暨孕产期感染性疾病研讨会在我院举办。我院产科陈宏霞主任担任主持,陈伟强副院长致开幕词。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陈慧教授为我们带来了“在安胎治疗过程中宫内感染的诊治新进展”的精彩讲演。陈教授指出,宫内感染的发生及症状隐匿,是胎儿炎症反应综合征(FIRS)的主要原因,基本只在胎儿娩出后发现,“宫内感染”对母胎的危害极大,对新生儿结局也带来极大的不良影响。“安胎过程中的宫内感染”主要发生于孕中期的宫颈进行性缩短及宫口扩张,使羊膜囊直接接触阴道内菌群的患者。目前对于“宫内感染”的诊断方法主要包括患者的症状、实验室检验、影像学检查、羊水检查和胎儿附属物的病理检查。而在治疗上,主要是宫颈环扎术,对于单胎妊娠者行宫颈环扎后平均继续妊娠时间为术后8周,而双胎妊娠者则为6周。针对羊膜囊已凸出于阴道者,可在环扎前行羊水抽吸,使羊膜囊回缩,降低环扎术的难度,提高环扎的成功率,术后加强抗感染治疗,并适时终止妊娠。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王子莲教授在“低剂量阿司匹林预防子痫前期”的课题中指出,低剂量阿司匹林运用于产科预防子痫前期发生风险的研究已超过半个世纪,主要应用于有子痫前期高危因素的患者,而针对有早产、死产及胎儿宫内生长受限、复发性自然流产、血栓前状态的患者,预防性使用低剂量阿司匹林的做法目前仍存在争议。开始使用时间一般在孕12-16周,至妊娠34-36周停药,若需提前干预终止妊娠需在停药后1周。会上,王教授还强调,产科医生应严格把握孕期抗凝药物的使用的适应症和禁忌症,切忌药物的过度使用或滥用。

  随后,我院产科曹伍兰主任为我们带来了关于“妊娠期急腹症的诊治策略”的讲题。曹主任首先以一例因问诊疏忽而忽略了“子宫破裂”可能性的真实案例打开了话题,反复强调了在临床中要学会准确甄别出母儿是否存在危重情况,若无需紧急处理者,则开始进行缜密的鉴别诊断,快速给予正确的处理。临床中常见的妊娠期急腹症主要包括出血、脏器破裂、扭转、梗阻、栓塞、恶性肿瘤、炎症及脏器痉挛。针对这些疾病,曹主任均用真实的病例展开了讲解,让现场学员获益匪浅。在讲题的最后,曹主任强调了对于妊娠期的急腹症的处理,临床中的团队多方位合作以及多学科合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我院重症医学科陈妙莲主任针对“妊娠期和产后脓毒症指南”为我们进行了深入的解读。陈主任指出,妊娠期和产后脓毒症是导致孕产妇死亡的主要病因。因孕产妇具有其特有的生理特点,因此对于妊娠期和产后脓毒症筛查和评估,应使用适合产科患者的量表和方法,同时注意进行鉴别诊断。在治疗上,由于子宫胎盘循环缺乏自我调节能力,孕妇血流动力学失调会导致胎儿急剧缺氧和酸中毒,因此有效对孕产妇复苏是保证胎儿健康的基础。

  我院产科汪丽兰主任在“引产及阴道分娩后胎盘植入的处理”的精彩讲演中指出,由于临床产前超声检查中,对于正常位置的胎盘,“胎盘植入”的诊断常出现漏诊,因此,在临床工作中,针对有“胎盘植入”高危因素者可结合盆腔MRI协助诊断。同时,汪主任针对一例典型的“顺产后胎盘植入”的病例诊断、临床处理及患者预后转归等多个方面为我们介绍了临床中针对该类胎盘植入患者的处理流程及监测。针对这类胎盘植入患者的治疗,应在加强抗感染治疗的基础上,胎盘原位保留、介入治疗及海扶治疗后行清宫治疗等保守治疗,若效果欠佳,则考虑行子宫切除术。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的李映桃教授给我们讲述了“妊娠期合并急性胰腺炎”的课题。她从发病机制、病因、病理分型、对母体及胎儿的影响、临床表现、诊断和鉴别诊断以及治疗方法等多个方面详尽地分析了妊娠期合并急性胰腺炎的发生、发展及转归。对于妊娠合并重症急性胰腺炎,有胆道梗阻并以胆道疾病为主者,以手术治疗为主,手术时机应尽量选择在妊娠中期或产褥期。对于妊娠早期出现腹痛者,要注意与先兆流产进行鉴别,而非轻易使用药物行安胎治疗,避免延误和加重病情。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的侯红英教授为我们带来了“妊娠合并重度肝炎之抗病毒治疗”的课题。侯教授在讲课中强调,对于妊娠期合并肝炎,我们应该早发现、早治疗、早转诊,要重视孕前及产前筛查,包括肝功能、总胆汁酸、乙肝病毒状况。在妊娠期抗病毒治疗上,要认真评估使用指征,对于确实需要使用的,在签署知情同意书下使用,推荐替诺福韦,用药可持续至产前当天。对于产后需继续抗病毒治疗的产妇,是否进行母乳喂养,目前仍存在争议。

  最后,陈宏霞主任对大会进行了总结,感谢与会专家的精彩讲课,感谢各位同行的参与及对此次会议的支持,希望通过此次学习,能使大家对孕产期感染性疾病有更进一步的认识,不断地提高临床对于处理孕产期感染性疾病的水平,共同攻克孕产期感染性疾病难题。

(图:曹丽、瞿凡/文:黄晓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