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智齿

[日期:2019-06-14   作者:何奋军   科室:口腔分院 ]

  “老妖”就是老姚,爱情智齿是他的QQ名。

  第一次见到老姚是在英语课的教室里,我发现一个个子不太高的男孩坐在教室偏僻的角落里,大热的天儿,居然双手戴着手套,不和大家说话,也没有其他的交流。以后的时间里,我发现,不论上什么课,他都坐在教室右边的角落,不论干什么,他都戴着那双很显眼的黑色的手套。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渐渐的熟悉了起来,近距离的观察,我才发现老姚的右脸有一块大大的疤痕,额头上也有明显的疤痕痕迹。更严重的是,在他摘了手套以后,露出了那一双畸形的手,右手完全挛缩,五个指头竟然没有一个是正常的,也就是说,右手基本是个残废。

  后来听说,老姚3、4岁的时候,家里遭受了一场大火,他成了那场大火中最大的受害者。大火过后,家人也想帮他求医,但是经济实在紧张,一直拖到现在。

  后来还听说,老姚成绩一直不错,高考时报了口腔专业,开学的时候曾有领导找过他,让他调专业,因为口腔是一个完全依靠右手吃饭的学科。但是他拒绝了,他信心十足的说:我的分数是A类专业的分数,我不想去B类专业,我一定能在这个行当里很优秀。就这样,他留在了口腔。

  由于相貌问题,大家在背地里都叫他“老妖怪”,后来,“妖”和“姚”谐音,于是,后来大家便直呼“老妖”,而他也习惯了。

时间慢慢过去,老妖也不在大家面前避讳什么,那双黑手套也没再见他戴过。

  日子久了,大家发现老妖真是个不错的家伙,特能聊天——北方叫“侃大山”。在男生宿舍,侃的事情永远只有四件:体育、政治、游戏、女同学。而老妖,很少关心游戏,因为他觉得,游戏会毁掉一个人的前途。

  老妖喜欢一个女孩子,是他的老乡,从大二开始,两个人几乎形影不离。每天,老妖很早的起床去接她一起吃早餐,然后一起上课,一起放学。但是,两个人始终没有正式宣布他们之间的恋情。每次我们问到那个女孩子,她总会无奈地摇摇头,有好几次,眼睛里居然闪着泪珠。每当这个时候,老妖都插话:别问了,人家女孩子害羞嘛。大家也都很知趣地走开。再以后,没有人再问他们这样的问题,他们的关系,也一直是形影不离但没有发展。我想,其中的原因,你懂的。

  时间像飞一样的流逝,转眼已是大四后半学期,我们那一年实习单位少,实习竞争很大,大家都争着去好的医院。老妖去了一家最差的,那个女孩去了最好的。据说,是老妖找了领导:两个人,你总得让一个去好的医院实习吧。别的同学去了差的单位都很不开心,唯独老妖,笑的春光灿烂,为什么开心,你懂的。

  可是春光灿烂的时日并没有持续多久,医院并不像学校那样会宽容你,带教老师嫌弃他右手不能干活,总是把机会给别的同学。更可气的是有些患者一看到他的右手就在诊室大呼小叫,有一次,一个“靓女”居然投诉到医务科,说口腔科安排残疾人给她看牙。后来,在医院领导的授意下,他的带教老师把他“隐藏了起来”。

  渐渐的,老妖去单位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去网吧的次数却越来越多了,一开始是白天无聊去玩玩儿,后来,是通宵通宵的上。

他和那个女孩子见面的次数却因此而增加了,因为,快过年的那段时间,他已经不去实习单位了。

  实习期间很紧张,紧张的忘记了关心身边的同学,包括老妖。再次见到他和她的时候是在招聘会的现场。

  “老妖,好久不见了,今天穿这么帅啊,西装革履的。”

  “是啊,大个儿,好久不见了,找工作啊,总得撑撑面子。”

  哈哈哈哈……

  之后便又是各自的忙碌。

  后来听说他四处碰壁,没有一家单位愿意录用他。

  又一次见面是宿舍里,大家在准备另一场招聘会。

  “快快,”

  “走了,走了,”

  “别忘了系领带,”“

  “别忘了拿简历啊。”

  ……

  大家紧张的准备着,互相的提醒着。

  “老妖,老妖,走了。”

  “你们去吧,我不去了”,他嘴里叼着烟,慢慢地吐了一个圈,“祝大家好运,哈哈哈哈……”

  旁边的桌上放着厚厚的一摞子简历,上面赫然印着他的大名,再上面是薄薄的灰尘。

  甚至来不及同情,大家就都消失在前往招聘会的过场,只留下宿舍里默默的他和浓浓的烟圈。

  后来又匆忙的见过几次老妖。

  一次是在准备上班时经过隔壁宿舍,哗啦啦的搓麻将声让我忍不住止步,探进头去一看,满屋的烟味,几个同学在垒长城:“老妖,手气不错啊,把昨天输得都赢回来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

  赶着上班,我招呼也没打就走了。

  另外一次是毕业的时候,很多人来收同学们不准备带走的被褥、小马扎等等,其中,生意最火爆的是老妖:他一个人占据了整个市场的一半份额。每天都能看着他满头大汗地穿梭于各个宿舍之间,将能收集的都收集起来。我不是做生意的料,所以,没和他一起干,但后来听说,那次他赚了不少。

  最后一次见到老妖是在毕业典礼的现场,我觉得这是老妖打扮得最整洁、穿戴的最漂亮的一次,仿佛好久没见过这么帅气的老妖了。但他的眼睛依然是通红的——显然,昨晚又是在网吧度过的。整个毕业典礼的现场,那个女孩并没有很亲近的和他合影,只是像一个刚刚认识的同事那样礼节性的拍了一张照片,并且是唯一一张。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因为似乎大家都很忙,似乎大家都没有时间去管这些和自己不相干的事情。

  每个学校都会在毕业的时候公布一张毕业生就业表,以此来向社会彰显自己“百分之九十几”的就业率,我曾经看见过那张表,老妖的那一栏里写着:自主择业。

  后来听说毕业后老妖带着自己毕业时赚来的第一桶金,和某个女孩说,他要去广州闯一闯。这个是我来广州第二年才知道的,两年的时间里我一直试图联系老妖,但没有一个同学知道他的下落。

  我想,老妖在南下的列车上,一定唱着那首我们都曾经唱着的陪我们度过豆蔻年华的歌:

  再见了心爱的梦中女孩

  我将要去远方寻找未来

  假如我有一天荣归故里

  再到你窗外诉说情怀

  假如我永远不再回来

  就让月亮守在你窗外

  假如 

  我  

  永远  

  不再回来

  就让

  月亮

  守在

  你窗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