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院冯晓川家庭荣获全国“最美家庭”称号

[日期:2019-06-19   科室:工会 ]


  5月15日,全国妇联在北京召开“家家幸福安康工程”启动部署暨2019年度全国最美家庭揭晓会,会议揭晓了2019年度“全国最美家庭”名单,我院冯晓川家庭名列其中。冯晓川家庭自2018年先后被评为中山市“十大最美家庭”、广东省“百户最美家庭”,其家风好故事传递了满满的社会正能量。



【事迹介绍】

《摆 渡 人》

——白袍之家

  冯晓川出生在这个城市的一个小镇。整个童年,几乎都在那个小小的卫生院里渡过。他的父亲母亲是医生与护士。小小的卫生院前面是一条小河,他喜欢坐在那个渡口看着那小船摇摆着渡过两岸匆匆的旅人。早忘了那摆渡人的模样了,只记得,无论多晚,对岸哪怕只有一个迟归的旅人,他仍旧摇船前去。

  他的童年是快乐的,丝毫没有被父母羞涩的收入与贫乏的物质影响。他窜悠在那小小卫生院的每一个角落,遇见的病人会一面笑容看着他。偶尔,那些陌生人还会偷偷朝他嘴里塞进一粒叫不出名字的糖果。他在那个弥漫着消毒水味道的值班室,不知道渡过了多少个夜晚。

  父亲后来当上了这个小镇卫生院的院长,越发繁忙。有一天回家,母亲难得为父亲煮了猪肝汤,留了一碗给他。好多年后,他才知道,那天并不强壮的父亲为卫生院里一个大出血的孕妇捐了400ml血。1992年高中毕业。他问父亲:你为什么要干这行?父亲说他是穷苦出身,希望为穷人做点事。冯晓川方知道父亲读书时为何改了名字:卫贫,为贫之意。这个毫无起眼的小镇卫生院院长,后来成了中山市十杰市民,白求恩优秀工作者。

  在这家庭与那清新的消毒水熏陶下,2000年,冯晓川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穿上白袍,成为一个小儿外科大夫。因缘际会,他的妻子也是一个护士。于是,冯晓川的家成为了白袍之家。母亲退休后,便照顾起他的家。她理解作为医院双职工的不容易。他的孩子出生了,他在医院当总住院医师,这一年,孩子是母亲照顾的。稍大,妻子也上班了。一岁的儿子高热抽筋,母亲独自抱着发绀的儿子跑去医院,幸而及时。

  白袍之路并不平坦。他的家却充满理解。

  妻子是监护室的护士。他没有忘记2003年,那个名字还陌生的病毒肆意之时,妻子隔着薄薄的防护面具与死神战斗。强大的使命感让那些看似柔弱的姑娘们毫无退缩。

  2008年,汶川地震。他当时是医院急救队的队员。先后开了几次会,随时待命。回家告知。父亲默默的说,作为医生,听从国家安排。妻子收拾好了行囊,放在床头。最后,他们并未有被安排。即便未能去前方,看着同道们在废墟里勇敢无私的付出,他默默坚定了白袍的使命。其实,家人并不知道,待命之时,他已偷偷写好遗书藏在电脑的一个角落,想着出发便告诉自己一个朋友。

  儿子慢慢长大了,他有时不太理解。别人放假就出去旅游,而他的假期,几乎都是乏味的。因为作为小儿外科医生,最忙的季节便是假期。他深感内疚。有一次,难得带儿子去游泳。偏偏那个时候,遇到一个溺水的小孩,已经全身发紫的皮肤估计吓坏了儿子。他马上跟那小孩胸外按压,人工呼吸,经过抢救,小孩有了反应,呕吐出一堆脏物,二便失禁,但依旧脉搏微弱,没有呼吸,他只能拨开那呕吐物继续人工呼吸。辛亏及时,在120同事赶来前,那孩子已经恢复了心跳呼吸。他站起来发现一身污秽,躲在一边的儿子一直看着他。游泳泡汤了,儿子却难得拉着他的手回家。

  转眼之间,他与妻子已经穿上白袍18年了。他的父母早已满头白发,退休跟他们同住。也许是同行理解,十几年来,相互间居然没有什么吵架。上面那些,只是自己家里一些平凡琐事,根本算不上什么事迹。

  偶尔工作累了,会想起儿时父亲卫生院门前的那个渡口。不知那小船上的摆渡人如今是否健在。他是从来不会落下任何一个旅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