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内科轮转记

[日期:2019-07-05   作者:陈康   科室:呼吸内科 ]

     一月底,还在麻醉科轮科的我,看着日渐减少的手术量,让我感到年关已近,但我却有点淡淡的忧伤,毕竟我无法继续呆在麻醉科和麻醉师们一起欢度春节,一号我就要轮转到全院最忙的科室之一——呼吸内科。 

    二月一日,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了呼吸内科,经过每一个病房,看到病人们基本清一色的带着氧管,有些病人甚至需要借助无创呼吸机辅助通气,不由得感概一声,这个年怕不好过了。当我看到排班表的时候,果然不出所料,没能逃离节假日值班的魔咒,很荣幸的排到大年初一值班。   
    二月五号,在一声声新年快乐中走上值班之路,同时也在护士姐姐们一声声“xx床气促、低氧,xx床发热、xx床咯血”等呼叫声中踏上了紧张刺激的值班之旅。面对那些气喘吁吁的老慢支病人,这时候激素、氨茶碱、呼吸兴奋剂就担任了不可或缺的角色,无创呼吸机更是守住病人通往ICU的最后一道防线。一天下来,新收了6个重病人,处理老病人不下10个,对于我这个刚轮转呼吸科的菜鸟无疑是一脸懵逼,只能紧跟上级的脚步,严格执行上级的医嘱。终于到了晚上,新收病人及老病人基本处理完毕,看着已经满床的病房,不由长呼一口气,心想晚上不要再搞出什么幺蛾子了,正打算掏出手机看看大家的新年祝福,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有一个呼吸衰竭的病人上厕所时晕倒在地,也没时间纠结为何呼吸衰竭的病人为何下床上厕所,便急急忙忙的紧跟二线的脚步马上展开抢救工作,从心外按压到气管插管再到送进ICU,期间也仅仅过了数分钟,然而到了ICU接上了呼吸机,接上心监,打上有创血压后一看监护仪上的数字,脉氧仅仅30%,血压仅仅50多,然后ICU战士们再次展开新一轮抢救……最后病人还是没抢救过来,我也得知原来这个病人隔三差五就到我科住院治疗,也刚从ICU转出来不久,却医从性极差,不配合无创呼吸机通气,经常性不听劝告下床活动,最终他的肺功能无法支撑他的日常活动以致使他走上了不归路……新年的第一天就在这紧张刺激的节奏中度过了。我不知往后值班的日子会是怎样,但这种节奏无疑对我今后的临床上工作开展有莫大的帮助。 

     二月底,已经在呼吸科轮转了一个月的我也没有遇上类似年初一那紧张刺激的值班,适应了节奏的我需说未能独当一面,但也能从容应对一些突发情况,如气促常规处理,紧急气管插管等。总之在呼吸科轮转的一个月期间学会了很多,如呼吸科常见病的诊治、抗生素的使用、无创呼吸机的操作等,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在检验检查方法不断更新并不断应用于临床疾病诊断的今天,对于我们规培医生来说往往就会忽略了最重要的问病史与查体这项最基本的技能。好比这么一个病人,一个中年女性,曾行右侧乳腺癌手术,因“发热、咳嗽、咳痰”入院,CT提示一个大叶性肺炎,诊断毫无疑问就是肺炎了,我们按肺炎处理,抗生素也升级了一轮,症状一直没有好转,十几天后复查CT却见肺炎却进展了,然后我们规培医生展开了一次讨论,大家各抒己见,最终考虑的方向还是真菌、结核这些机遇性感染或者不能排除肺炎型肺癌等情况,因为我们都忽略了这个病人在乳腺癌术后曾行放疗了8个疗程,如果一开始我们问到这个病史,那么放射性肺炎这个诊断会不会就出现在我们这个脑海里呢?答案其实不一定,毕竟对于刚入科一个月的菜鸟的我们对于放射性肺炎这个诊断无疑是陌生的,但经验老道的上级医师一定会更早考虑到这个疾病,而尽早排除其他疾病,从而更早更改治疗方案,而大大缩短患者的住院周期。 这无疑是一个深刻的教训,在内科疾病诊断中就像查案一般,病史及查体就是我们断案的有力证据,如果忽略这些,无疑容易造成“冤假错案”,往往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所以无论如今的检验检查方法多么先进,对疾病诊断意义多大,我们始终无法离开我们的根本——问病史及查体。学医之路总是充满荆棘,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避开常规的错误,在一次又一次的挫折中成长起来,吃一堑,长一智。 继续给自己充电,迎接新一轮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