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生命最后的呼喊

[日期:2019-12-02   作者:叶丽丽   科室:外科ICU ]

  总以为他是无敌幸运的,总以为死神会在年轻人面前变得心慈手软,总以为他还有大好青春年华,总以为我们在大血管置换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之后便不会有更多的遗憾与悲伤,总以为……

  夕阳里,父亲一边细心的喂着温热的粥,一边和他聊着天,他说吃东西太热,尽管有空调,父亲傻傻的用自己的手为他扇着风,可以看出父亲满是欣喜,因为照这样看来再过两天就可以转回普通病房了,万分惊险的手术也算是成功了。快到七点钟,父亲见他有些累了,就让他好好休息,第二天探视时间再过来,可是这一离开便是永别,从未想到是这样。

  在忙碌的监护室里,看着他稚嫩的面庞,不禁倍加关爱起来,因为青春是光亮的、美好的、充满活力和希望的。我们都曾有过那样的青春,而那样的青春应该在教室,在运动场,根本不应该出现在监护室里。父亲刚走不久,他莫名的烦躁起来,一会儿要纸巾,一会要盖被子,一会儿说饿,一会儿说热,又突然做起身来,我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他说伤口有些痛,想回家,看他这样在想:这孩子有点ICU综合症了。试图和他聊天,分散注意力,问他有没有上学,上几年级,学习压力大不大,将来想念什么大学,想学什么专业……想和他聊很多,就像和那个年纪的自己聊天一样,可是这些问题还没出口,他突然大喊一声“疼”感觉要从床上弹起来一样,就那么一瞬间,他突然不动了,两眼翻白,喉咙里发出“呼呼”声,看着监护仪上消失的血压和心率,我想是不是错觉?本能的触摸颈动脉,没有搏动,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加速,立即CPR并呼喊医生抢救,插管上机、输血输液、开胸止血……竭尽所能, 可是那颗心还是永远的停止了跳动。

  亲眼看见过很多死亡,听见太多家属的哭泣,每每那些时刻喉总感有异物梗塞,一个生命从开始走向终结,都是必然。18岁年轻生命的逝去,有太多的遗憾和惋惜,然而它也告诉我们认真活在当下,不辜负生命,不辜负时光,不辜负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