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助日记系列】总有瞬间让你泪目

[日期:2020-02-04 ]

  如果不是竭力对抗严冬,就不能体会春天的温暖,祝此战早点告捷,待山花烂漫时,我们出走街头,繁花与共!


  2020,注定是个特别的年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我院自上而下积极行动起来,时刻准备,使命必达。人医勇敢的医护人员主动请缨,团结一心,带着必胜的决心,支援这场无硝烟的战疫工作。

  身赴前线, 凝聚了大家关心的眼神,我们医护人员利用空余时间写下了自己的支援日记。让我们一起来感受下,轻描淡写的文字背后,藏着振奋人心的力量。

周颖 眼科

这个春节的经历让我真正明白到“人在一起只能叫聚会,心在一起才叫真正的团队”。

  当年二十九收到通知自己要加入到去二院支援的后备队伍中时,因为自己是中山本地人没有要赶回家过年的顾虑,同时,也很想尝试着和医护团队的战友们共同对抗新型冠状病毒、帮助患者打赢这一仗,于是,在动援大会上我主动申请了第一批来支援。果不其然,年三十就接到通知,大年初一就到了二院报到。接到通知时,不是没有害怕,但是那种初次可以投身疫区一线贡献出自己一份力量的激动远远超过了对病毒的恐惧!因为怕爸爸妈妈担心,我只敢告诉他们我是来干后勤文书工作,不会直接接触患者的。看着他们紧张担心的眼神,心里面很是愧疚!但是受触于我们医护团队中的逆行者,我觉得自己也有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

  在这场和新型冠状病毒对抗了八天的战争中,一切的经历要从那套隔离衣开始说起。

  还记得第一次穿上那套完整的隔离衣就足足花了十五分钟的时间。两层的帽子,大大的头套,N95的口罩,三层的手套,两层的鞋套,厚厚的隔离衣,笨重的送风机,把我们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即便在只有几度的天气里,还没进行工作就已经开始出汗了。

  因为隔离区里只有患者和医护人员可以走动,所以我们除了要负责患者的护理与治疗以外,还需要照顾他们的日常生活,如打水、送饭、收垃圾等等。除此以外,护士还需要负责一切清洁、消毒的工作。所以在这里,我们既要干精细的治疗,也要干各种繁琐的杂活。可是穿着那套防护服,它的笨重大大减慢了我们的工作效率,增加了我们工作负担。通常不到半小时,护目镜就开始起雾气了,慢慢地,呼吸也有点困难了,额头、背部还会出不少的汗。因为物资短缺,为了节约,我们不能随意更换防护服,只能尽量把大部分的工作都在同一时间段完成。所以一旦穿上了防护服,再辛苦我们都会坚持着把所有的活干完再脱下,经常一轮下来就两三个小时了。

  那天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试过一天洗四次澡,皮肤干痒得起了一坨坨的红色疙瘩。

  还记得第一次脱下隔离衣时,在外界温度只有七八度的情况下,我整件上衣都被汗液浸湿了,面罩里全是雾气,脸上被N95口罩勒出了一道道红色的印子。

  即便如此,我还是很庆幸自己能够加入到这一个团队中来。在这里没有抱怨,有的只是大家的团结、互助、共同打胜这一仗的决心。我相信,有大家的付出和努力,这一次,我们必胜!


蚁文东 急诊科

  今天是支援第二人民医院的第七天。刚好下夜班休息。在第二人民医院的工作岗位是急诊科发热门诊医生。主要接诊来院的发热病人和出车接疑似病人回院。报告的第一天,科内的领导组织培训如何穿着防护服,保护自己,如何转运病人和救护车的消毒工作。

  出车转运病人看似一个非常简单的工作,特别对于一个老急诊的人来说再简单不过。平时工作中一天出十几趟车对我来说都是小菜一碟,但在二院出一趟车却没那么简单,首先接到指令后,与对方医院联系,并了解病情,查阅病史资料,判断病情。根据病情采用不同的车辆。联系好相关的接收病区,做好路线规划。

  接下来工作就是穿着防护服,天气冷的时候还行,但是天气热的时候真的很难受。记得我的第一趟车是大中午12点半,太阳高照,刚穿完防护服就满头大汗,在车里面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觉得特别的漫长,车里面的空气不是很流通,加上防护服裹得严严实实的,觉得整个人缺氧,头晕脑胀,特别想吐。那是我从事急诊十几年来第一次有这样感觉。

  好不容易把患者接回医院,面对的就是各种消毒水酒精还有紫外线。虽然平时有接触过,但从来没有这么大的反应。凭着坚强的意志力支撑下来,现在慢慢习惯了,也就没有那么痛苦。

  疫情无情,人间有爱。那是一个年轻的母亲,身旁躺着一个七个月大的婴儿,母亲是我们这次转运的对象,从见到母亲那一刻起就苦苦的哀求我们一定要把小孩一起带上,感觉我们硬生生的将她们骨肉分离,面对泪流满面的母亲苦苦哀求,再看看那边婴儿的哭闹,见惯场面练就铁石心肠的我,此时此刻心里说不出一种味道。于是我下车了找到他们的主管医生,重新整理小孩的病历资料,向专家组汇报情况并征得同意,将这对母女一并接上车,安全的转运到病区。

  整理好所有的东西回到我的岗位看看时钟定格在凌晨三点钟,外面夜深人静,愿所有的病人早日康复,人民早点打赢这场战争。



袁丽芳 康怡住院部

  大年初六,晚班。在这短短八小时里,我们新收五个病人。新收病人入院,我们常规采血和采咽拭子。第一个病人是个60多岁的阿姨,进入病房后,我给她戴上口罩,开始给她测量生命体征,以及做各类入院宣教,操作完毕后我洗手准备离开房间。阿姨突然跟我说:姑娘,你们真的好辛苦啊,但你不要怕我,我自己心里清楚,我不是这个病。我听后心里一酸,急忙跟阿姨解释住隔离病房、戴口罩是为了保护她自己,同时也让阿姨保持良好心态,告诉她护患一体,我们一直都在。事后,我一直在思考阿姨那些话,无论换做是谁,进入隔离病房,面对穿着层层防护服隔离起来的医护人员都会倍感害怕。我曾经也在H7N9禽流感爆发那一时期被隔离起来,当时给我的感觉是我已经被全世界抛弃了,那种无助、恐慌感我深有体会。在疫情发展之快,护理任务之重的背景下,也许我们很多时候忽略了病人的感受,但与治疗同等重要的是医务人员给患者送去的关爱,让他们重拾信心。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尽可能的给患者多一点温暖与爱心,在见不到家人朋友的特殊时期,我们就是患者最亲最近唯一可靠的人,重拾我们的仁爱之心,让这场战“疫”变得更有温度!

秦文孝 外科ICU

  虽然可怕,但终归平凡!

  第一天

  早上趁没人时,出去跑了个十公里,洗完澡后,接到电话通知,二院支援,匆匆收拾行李,赶到二院,放下行李,穿好隔离衣,做好防护,进入战场,战斗开始!

  平时做惯了重症,也不是太紧张,但是环境及抢救仪器、临时搭档的不熟悉,给工作还是带来了不小的麻烦。病人心率快,血氧底,血压低,呼吸机高参数支持,CVVH治疗,多联镇静、升压药,其实早已司空见惯。

  来不及整理思绪,立马进入状态,CVVH堵管、换管,血气,补液,测体温,记录生命体征、尿量,不一会,隔离衣下的衣服湿了,三层手套下的手及脚已经泡在汗水里。应急性的环境、设备缺陷的现实,给理想下高昂的斗志确实是有点点冲击,但是斗志依然。匆匆结束了一天的战斗,虽然可怕,但注定要战胜疫情,早点休息,明天继续,我相信,众志成城,会好起来的!加油!

  虽然可怕,但终归平凡!

  第二天

  “八点半了”……

  “七点半了”……

  “八点了”……

  哎,还是夜里,三番五次做梦准备接班呢!虽然心里波澜不惊,可天生就是个劳碌命,心里就不能装一点事,有点事就睡不安。

  今天的情况好了很多,患者生命体征稳定,应急性的环境逐步在完善,来自不同医院同事间的交流与合作,磨合得越来越完美,下了班,门口就有人间大爱人士送来的水果,就一个字,顺!

  加油!

  第二天续

  第二个四小时结束,接班的同事对金宝血透机不熟悉,留下来把血透管换了再出来,愉快的,安全的把患者交班给了同事。

  消毒完送风机,脱下隔离衣,再消毒,再脱下湿透的衣服,再给自己痛快的洗个热水澡。出到清洁区,俨然已经晚上九点半了,突然感觉好渴,好饿。这时二院重症同事,早已给我们准备好了热腾腾的大盘饺子,干干净净的水果,芬达饮料,热泪之下,道声谢谢,便狼吞虎咽的狂吃狂喝起来,知道暴饮暴食不好,但是实在忍不住,几分钟吃饱喝足,终于可以好好的喘口气了!

  坐等消食期间,和二院的同事聊了起来!由于收治的新冠病人病情太重,需要血管活性药精确精量的持续泵入,经过大家沟通,人民医院及时把先进好用的微量注射泵借给二院,二院的同事立马骑着电驴就去人民医院拿泵。她本想着骑电驴到人民医院,方便快捷,没电了,就把电驴放人民医院,再打个出租车回二院,可没想到,疫情特殊时期,没有出租车可打。这下可急坏了她,一边急着用仪器,一边打不到车,怎么办?这时看到一个摩的司机在医院门口,她就跑上前去,跟摩的司机说,她要去二院,路比较远,去不去?司机说,去,没问题,多远都去。可是载个人,还要有一箱仪器,拉不下,怎么办?司机说,没关系,你骑车过去,有空再把车帮我送回来就可以了。说到这里,这时二院的同事俨然两眼饱含热泪,作为听者、消食、大男人的我,也感动得眼泪打转!

  我的天,人间大爱,特殊时期,总是有特殊的大气的爱!

  好了,十一点了,睡吧,明天继续,胜利终会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