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情的内科ICU

[日期:2020-03-09   作者:岳森森   科室:内科ICU ]

 

  平凡的临床一线岗位上,从不缺乏可爱的人!在生命的关键时刻,重症同仁们总是离死神最近,而面对死神我们决从不迟疑,细心守护着生命。今晚的夜班,当看到她因心跳呼吸骤停第二次入室时,我心疼了,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如此会撒娇的患者——一位患有COPD伴严重脊柱侧弯的“小仙女”。十分荣幸我守护过她,她也温暖过我!

  起初,因我不是管床责护,并未过多留意她脆弱的玻璃心,偶尔得空跟她沟通几句,少有机会去关爱她心灵层面的需求。有几次路过她的床旁,时而听到“小仙女”自怨自艾地说:“我不想活了。”ICU里清醒患者这么一说,尽管大家做了多次心理护理,她还有这种悲观表现虽不足为奇,一颗受伤的心时不时在哭泣,多想细心呵护一下呀!于是就有了我接下来的关注。

  在同事们繁忙的上班中,“小仙女”总会把握时机见缝插针地提各种小要求。“姐姐,我感觉透不了气了,憋得好难受,可以帮我上那个机子吗?”,“小姐姐,我想喝水,帮我把呼吸机停了好不?”,“哥哥,我快饿死了,我想喝粥,你快帮我热热,不了,不了,我不想喝粥,我要喝牛奶,你帮我找找吸管吧。”……各种小要求层出不穷,有次管床的燕琼评估她的症状一不促二不喘的,监护仪显示呼吸频率也不快,当时血气结果显示二氧化碳分压还不错,就安慰道:“小妹妹,你是不是感觉难受,憋得慌,你这呼吸次数不快,医生刚看过检验结果,说你可以再观察一下,你可以锻炼一下呼吸耐受力,这个难得的机会把握一下好不好?”内心渴望关注被满足后,爽快地微笑道,“好!”燕琼轻轻地帮她掖着床头的被单也淡淡地笑了。

  突然传来嗲嗲地呼唤,“姐姐,谢谢你来帮我,可以不可以帮我翻个身?”再一次望着燕琼,一句谢谢你柔软了燕琼的心,“好,你想怎么睡,我就在你旁边”,此时燕琼让我帮她一起整理床单位,还边说:“真担心她还那样趴着睡,皮肤会出什么大幺蛾子呀!”确实她的骨突处受压部位皮肤异于常人。准备为她整理床单位,协助她仰卧位,好减少局部受压。不知道她是怎么认出我来着,“姐姐,怎么又是你上班啦?好辛苦吧!”然后一本正经地拍拍我的手背,“谢谢你,要多注意休息呀!”莫名升起一阵触电般的暖意,我内心感觉得什么都值了,“有你这句话姐姐就不幸苦,好好配合我们治疗,希望你早日转出去,快点好起来。”转完身后,对我俩都说了声,“谢谢!”可“小仙女”不到一秒,就迅速地又趴着睡,左手搭在右边的床栏上,髂前上棘皮肤再次受压,眼看她舒服得躺着,再看一看我们整理好的床单位在瞬间又恢复如初,顿时苦笑不得。

  还有一次,这边大伙新收病人,人员齐聚,各司其职的配合,娴熟又流畅,贴心电监护的监测心率,装好氧表的调整好吸氧浓度,接血氧夹的汇报血氧饱和度,备好有创血压校零后的开始穿刺,交接班的仔细床头交接……这忙碌而有序的新收场面,触动了“小仙女”又新生一“妙计”,还真是让我们接招不暇。“好哥哥好姐姐,我想吃东西了,有水果吃吗?”她旁边的露哥听完一愣,一时不知所措,“现在晚上又不是探视时间,这么晚了,又是春节的,没得水果卖呀!要不我帮你打电话给你爸妈,让他们明天探视时带些你喜欢吃的过来,要不你先把这今天的晚餐吃了怎么样?”“不要,我就要吃水果,我知道你们吃晚饭的时候有水果吃,我想吃了。”原来是我们吃水果的香气诱惑了她鼻子,见我们没好意思立马答应,又不好意思地说,“明天我让我妈妈买好多水果送给你吃,就让我现在吃点水果吧?”被她幼稚话语哽住了,我们一时不知如何再沟通,以为那一刻露哥也傻眼了,就在我做宣教准备期间,再次抬头就看到,十几颗紫红色的大葡萄就从餐室走了过来,坐放在她床头,“这葡萄很甜,慢慢吃吧,很好吃的又可以补充能量。”“谢谢”她甜甜地回了个笑脸,笑容就这样暖了ICU铁汉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