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道光

[日期:2020-03-19   作者:余桂龙   科室:放疗一二区 ]

 

  根叔兄弟俩,看上去并不是很灵光和矫捷的人,貌似还有点“呆呆的”,但是他们的朴素、善良,对医务人员的友爱、尊重,常常让我们心生喜爱与尊敬,也让我们总是笑呵呵地打成一片。

  因为鼻咽癌脑转移,根叔经常头痛,相依为命、一直未婚的兄弟俩,变卖了家里值钱的东西,跌跌撞撞,一路从江西来到中山,慕名找到科室里的张晶晶博士治病就医。

  哥哥一边租最便宜的房(有次聊天问起,200块钱一个月的小杂物房),一边找工地打临工,一边陪他住院治疗。吃穿用度,两人都是极简的。兄弟间相互依靠、不离不弃的浓浓亲情,常常让我们动容。

  张博自收了根叔后,考虑了他们的经济状况,精选了最适宜的治疗方案。为了解决治疗间隙,两兄弟居无所地的处境,经常让他们提前一点入院——医院的环境就是他们最好的住处了。

  看到科室开展什么活动,比如“心灵绘画”“彩泥秀”“八段锦”,都积极找我们商量,尽量让根叔参加。这些都是根叔第一次玩,他总是玩的认认真真,开开心心。

  治疗了小半年后,根叔的情况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到了新年假期,还没结束放疗的根叔,也渴望能回家过个好年,那时,新冠病毒的爆发还处在萌芽状态。

  跟着张博一组学习的邹观莲医生,听到两兄弟想回家的愿望,想着年前赶车不容易,加上新冠病毒的报道越来越多,马上说,“我也是江西人,你们哪一天走,我叫车,我们一起去车站。”

  因为两兄弟,都不会网上抢票,张博又立马帮着他们抢票,费了不少心力,并帮着付了两人的车费。

  当然,这些张博与邹医生,并没有告诉大家。只是因为我在打针的时候,无意多嘴了两句,问他们,回不回家过年?车票难买,你们买到票了吗?两兄弟才一五一十地讲给我听。

  邹医生,在年29上午,值完最后一个夜班,查完房,干完活,等根叔做完了年前最后一次放疗(这也是张博打电话,找好放疗师,帮忙将本是下午的放疗,改成了上午,不然怕赶不上火车)。然后叫了一部出租车,跟着他们一起,送了去车站。(她自己的火车,根本还没到时间)。

  科室护长周丽文,在他们走前,送了根叔参加活动的照片,留作纪念,并细心地送了几个口罩,并连连嘱咐“一定要戴好口罩,路上注意安全”。

  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本来很远,其实也很近,都在一瞬间。“爱出者,爱返;爱人者,人恒爱之”,善良的人,都是心里有光的人,会光亮自己,也能照亮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