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励

[日期:2020-08-21   作者:邱珍珍   科室:放疗一二区 ]

  因为病情加重,需要密切观察,龙叔转到了病区的重症病房,由我们护理小组负责他的治疗护理工作。有一天我去给他接补液,看到他哭的很伤心,我忙帮他擦眼泪,询问他哪里不舒服,他不说话,只是哭泣。照顾他的陪护阿姨说:“他最近总是头疼,一痛就哭。昨晚隔壁床抢救,他很害怕。”

  我俯下身,目光迎着他疲倦的眼神,轻轻地问:“龙叔,昨晚您吓到了是吧?其实您一点都不想哭,只是头痛的太厉害了对不对?”

  他点点头。

  我又接着说:“住在这间病房只是暂时的,等您头痛好转,病情稳定了,我们就转回之前的病房好不好?”

  他又点点头。

  “那我们来一起努力,我们按时给您治疗,您要答应我不哭,头痛加重时就告诉我们,我们和医生一起想办法,好吗?”

他点点头,不再哭泣。

  第二天上午去查房,阿姨说他今天还是哭了,不过不像前几天那样频繁。我表扬了龙叔,给了他一个大大的赞。午饭时,我像往常一样听叙事护理的课,想从课程中找到帮助龙叔的方法。突然想到他曾经送我一朵小花的事情。

  那还是发生在他上次住院期间的故事。住院复查,光是检查、检验项目几项下来,都是一笔开销。每次去给他治疗,他都要跟我唠上几句:这个药贵不贵,有什么作用,用了怎么还是不舒服?就这么点退休金,全拿给了医院,还没了自由……对于能回答的问题,我就一一给他讲解,甚至每一颗口服药的作用。对于他的牢骚,我就耐心听着,有时候因为要忙其他工作,也会打断他,请他下次讲给我听。渐渐地,他的牢骚少了,对我开始关心起来:姑娘,你吃饭没?你今天上晚班,好辛苦哦。

  有一天凌晨一点查房,我看到他坐在床上发呆不睡觉,问他哪里不舒服,他只说没事,我就装作很严肃地样子批评了他,他知道我是关心他的,便乖乖躺着睡着了。早上他去楼下散步,给我带回了一朵小花,问我花美不美,可不可以插在护士站的花瓶里。我夸他真精神,选的花也很漂亮,就是摘花这个行为有点调皮。他扮作无辜状笑了。又到我上中班时,他来到护士站问我他最近的表现乖不乖,我说他又配合治疗,又不摘花,还记得戴口罩做好个人防护,真的很乖。他便跟我撒娇:“那我这么乖,你们有没有奖励呀?”我问他想要什么奖励,他说想要我们奖励他一个口罩,因为他的口罩用完了。我把口罩拿给他,跟他说这个奖励可以一直有。后来他买到了口罩,再也没问我要过奖励。也都一直积极乐观地配合治疗、定期复查,直到这次住院。

  下午为他做基础护理时,我告诉他明天要给他奖励一朵花,因为他的努力我感受到了。他还是像前一天那样点点头、不说话,但我看到他的眼里有了光。

  照着那天清晨他带回来的花色,我选了一朵玫瑰,把刺一一修剪掉,方便他去触摸,然后用一个空的糖水瓶装了点水,把玫瑰花放下去。拿给他看时,他很高兴。我把花放在他的床头柜,那朵花陪伴了他五天。那些天,他又开始跟我聊天,因为病情,话说的不多,言语也有些不清,却让我觉得开在生命垂暮之际的花,依然静美、芬芳。

  当年踏进医学院,德育老师跟我们讲:“德不近佛者不可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为医”,我不曾忘记。十一年的护理生涯,有过疲惫、迷惘、徘徊、质疑,有过想要脱下这身战袍、一走了之的冲动,然而总是会有很多跟患者相处时的这些细小的美好温暖着我,给我力量,让我想要用专业和爱心,照护着、陪伴着他们走过求医路上这段并不容易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