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藏日记 | 立竿见影!我们的第四台ERAT

[日期:2020-09-11   作者:岑川 主治医师   科室:消化内科 ]

  2020年9月3日(星期四)下午,工布江达县人民医院内儿科收治了一名16岁“腹痛查因”的女生(在市区读高一的小洁同学)。值班的藏族医生冲拉通过详细询问病史+体格检查+辅助检查(腹部B超没事,X光提示“不完全性肠梗阻”),初步考虑以下两个病:肠梗阻或者急性阑尾炎。入院后给予禁食、消炎、补液、灌肠等处理,患者腹痛缓解不明显,并出现了发热(接近39℃),抽血化验提示白细胞(中性粒升高为主)、CRP、PCT等炎症指标均明显升高。病人以及家属的紧张和焦虑,也在预期之中。

  冲拉医生把X光片发到了内儿科的工作群,经过我们的专科阅片以及再次询问病史,基本能排除了肠梗阻,结合患者典型的症状(转移性右下腹痛)以及体征(麦氏点压痛及反跳痛阳性),基本上可以确定为“急性阑尾炎”。但是,一开始病人的妈妈对我们的团队表示了不信任,同意喝泻药、通大便,不同意任何的手术治疗(包括胃肠镜等侵入性检查),要求单纯用药保守治疗。

  见战况焦灼,气氛不好,晚上十点半左右,我和内儿科科室主任王玮医师相约各自从宿舍出发,前往县医院跟家属谈谈病情。我们把小洁的母亲叫来了医生办公室,交谈了一轮过后,发现小洁的母亲依然非常犹豫,对我们的诊断和治疗方案表示了怀疑,而且她关心的内容是孩子能否尽快上学。晚上十一点半左右,又来了几个家属,我们跟他们再次交代了病情,以及可供选择的三个治疗方案:①外科手术治疗(开腹手术);②腹腔镜下手术治疗(微创),优先选择;③先做个肠镜看看(反正泻药已经开始喝了),必要时可以内镜下治疗(ERAT)。家属经过商量后,最终在凌晨24点30分签字同意周五上午行肠镜检查,于是我们的治疗故事就开始了。

  星期五上午,也就是2020年9月4日,小洁走进了县医院的消化内镜诊疗中心,躺在床上的那一刻,她对王玮主任说了一句:“阿姨,我怕……”。“怕啥呢?!有我们在嘛!”王玮主任耐心安慰着这个小姑娘。

 

  我们的团队在麻醉医师和护理人员的帮助下,首先完成了无痛电子肠镜检查,发现阑尾内口确实肿胀明显,为了节省时间,我们没有叫B超医生,也没有戴治疗专用的锥形透明帽,而是选择了直接带着导丝插管,可见较多的黄白色脓性物以及絮状物从阑尾内口中涌出来,诊断非常明确了,就是“急性化脓性阑尾炎”引起的腹痛、发热和血象高。于是,我们反复冲洗后,在家属的同意下,放置了一个塑料支架。其实,肠镜下逆行治疗阑尾炎(ERAT)的原理很简单,就是八个字:解除梗阻,畅通引流。

  术后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六,患者腹痛已经明显减轻,无发热,可以下地活动和吃东西了。星期天早上,小洁和妈妈就高高兴兴地办出院回家了。我们不仅解决了病人的不适,同时也成功地保住了她的免疫器官--阑尾。这是,我们团队在工布江达县完成的第四例ERAT,同时也是林芝市的第四例。第一例的那个小男孩,至今仍在门诊随访、跟踪,一切安好,无发作。王玮医生等,也在我们的指导下,完成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篇个案报道,相关论文已发表在《西藏医药》,今年12月份刊出。

  很多读者可能会有疑问,这个塑料内支架需要取出来吗?其实,大部分情况,会自己掉落,少数病人术后1个月至3个月复查肠镜,如果还在里面,可以内镜下轻松地取出来。

  后记,2020年9月7日开始,我们县医院和乡镇卫生院联合的,长达40天的下乡体检活动开始了。9月8日,我们的团队在江达乡附近的村庄下乡,王玮又偶遇了这个16岁的小病人,这次她不是来看病的,她是来给我们送饭盒和送吃的、喝的!!看着她如今胃口好,精神好,各方面都好,我们的胃口也好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