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沉重的锦旗

[日期:2020-10-27   作者:何奋军   科室:口腔颌面外科 ]

 

  看着眼前这面锦旗,思绪万千,这个病人,拔了两颗牙齿,前前后后到医院门诊就诊二十余次,住院两次,总花费三万余元,就诊时间近四十天!

  八月十七号,正常上班的一天,小韩来到诊室,咨询拔除智齿的事情,并且告知医生:他之前体检血小板正常范围,但偏低,之前也曾拔过一次上颌智齿,出血比较多。在和他探讨完病情以后,我和他制订了微创拔牙的方案,鉴于每年都有体检,且体检结果完全正常,按照门诊相关手术程序,并没有要求他做其他的检查。

  第二天,小韩准时来到了诊室,整个手术过程很顺利,大概二十分钟左右,两个牙齿就全部拔除完了。小韩高兴的返回了家里。原本是很平常的一次操作,没想到,却带来了后续一个多月的反复就诊。

  两天以后,小韩打电话说,伤口出血了。拔牙以后创口出血并不少见,在指导完病人看自行能不能止血后,小韩说还在渗血,决定来门诊看看。第三天上午,小韩来到门诊,我看到是下颌智齿处一个挺大的血凝块,当即决定为其清理创口,还塞了止血海绵。叮嘱完病人注意事项以后,让他回家等待创口愈合。两天以后,他再次来到了门诊找我,这次是上颌拔牙创一个大大的血凝块。再次出血我开始有点紧张,因为距离拔牙已经五天了,上颌创口都基本愈合了,怎么还会出现血凝块?这次在对上颌创口进行了彻底清创,塞了止血效果更好的碘仿纱块并进行了严密缝合。保险起见,还为其静脉打了止血针,抽了血常规、凝血四项来判断病情。抽血结果很快出来了,血常规完全正常,凝血四项中活化部分凝血酶时间(APTT)稍有延长,有凝血因子缺乏的可能性,但也并非是手术操作的禁忌症。我打电话向患者解释了情况,告诉他不用担心,这种情况即使全麻手术也是可以进行的,更不用说拔牙这种门诊手术了,让他安心等待伤口愈合。听完我的解释,小韩很高兴,连声的说着谢谢。

  但不出血的情况只持续了一个下午,患者下颌再次出血了,大量的出血,咬了棉球,没用;云南白药,没用;下颌的明胶海绵换成了碘仿纱条,依然没用。我一边给患者继续输注止血药、加强局部处理,一边告诉患者:一定要去血液内科就诊了。到了血液内科以后,医生帮他抽了凝血因子系列,在等待检验结果的几天时间里,继续为他输注止血药物,但那几天止血药物的效果一般般,总是间断性的渗血。漫长的三天过去了,凝血因子显示:因子Ⅷ活动度为3.7%,远远低于正常值,诊断考虑血友病中度;因子Ⅺ活动度为57.8%,也低于正常值。血液科医生立即联系了患者,为其在门诊输注了Ⅷ因子。连续三天的输注后,小韩感觉好点,基本没什么再出血。我也暗自高兴了一把:坚持一两天,就可以拆线了。但就是这一两天,仿佛成了一道迈不过去的坎儿。处理一下,打几天Ⅷ因子,就会好一点,停药一两天,患者立即会再次出血。拔牙以后因为止不住血才发现自己是血友病的患者每年都会遇到,但如此长时间止不住血的却实在不多见。如此反复四五次,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在口腔科主任和血液内科主任商量后,决定收住入院,仔细检查。在住院的四五天时间里,患者创口始终没有再出血,除了这几个凝血因子以外,其他的指标也都正常,而最后确诊要等待的检验指标要在一个月左右才会有结果。在经过口腔科和血液内科充分评估后,患者出院了。

  还没等我们来得及松一口气,意外就再次发生了。患者中午办理了出院手续,晚上的时候却又开始渗血。血液内科值班医生检查过以后认为无需再住院,同样的,静脉输注Ⅷ因子,口腔科对症处理创口。断断续续的持续了一个礼拜,患者的创口还是在渗血,经过和小韩联系,他下午再次来到了我的诊室。这次见面,明显感觉到他精神疲惫了很多,他告诉我:从拔牙到现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基本没有安稳地睡过一个好觉,整个人已经在一个快要崩溃的状态了。拔牙一个月的时间,创口还在渗血,精神越来越差,血常规血红蛋白已经快到了贫血的状态,而费用已经花了近三万块——综合分析这些指标,我觉得不论从身体上、精神上,患者已经快到了崩溃的边缘。我立即联系了口腔科主任,那天,科主任、二线以及几个一线都围满了诊室,经过再次和血液内科主任及二线医师的沟通,最终决定必须再次收住入院。我心里很清楚,如果这次能解决问题,病人还会对我们抱有一丝希望;如果这次再解决不了问题,病人可能就真的崩溃了。收住入院以后,我保持了和血液内科、口腔科二线医师一次次反复的沟通,一次次精细的确认,一个个细节的把握,最后在两个科室同事共同的努力下,确认创口愈合没有问题后,患者才办理了出院手续,而这,距离拔牙前前后后过去已经近四十天时间。

  又经过三周的观察,小韩来复诊的时候,精神好了很多,创口愈合的很好,还特意制作了锦旗表示感谢。我看着他说:其实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只要你恢复得好,就是我们最大的欣慰,锦旗不锦旗的,其实真的无所谓。小韩微笑着说:是啊,这一个多月受了很多煎熬,瘦了二十多斤,但我始终相信你们,因为我不管是在口腔科还是在血液内科、急诊科,都感受到了各位医生的尽职尽责。虽然过程很艰辛,但经过我们彼此共同的努力,总算有了一个不错的结果。说完这些话,我们两个都笑了。

  那么,是不是所有来门诊拔牙的人都要检测凝血因子这些呢?当然不是的。这样做是极其浪费的,正常情况下,健康的没有家族血友病遗传病史的病人,拔牙以后的出血是可以自然停止的,大可不必担心。但对于有家族血友病史或者受伤后出血不止的病人,就要听从专业医生的建议去完善一些必要的检验检查了。

  医学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看着这面锦旗,我总是能感觉到身上的沉重责任,病人把自己的健康托付给我们,我们势必把维护患者的健康当成自己的使命来完成。蓦然的,又想起了刚刚入学时候的医学生誓词: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谨庄严宣誓:

  我志愿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尊师守纪,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发展。

  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